皇城根儿下的偷拍

Published: 26 May 2012 Category: 照片游记

开学时计划去钟鼓楼看看,结果一个学期过去了,要么有事要么没心情。趁着今天闲赶紧过去慰问一下在皇城根下过着水深火热生活的帝都人民。

下了地铁往胡同里拐,发现一条地铁正在往这片皇城里面开通,不知道会给这些古建筑带来什么。

扫到了一个批萨店,有意思的是这个批萨店是个小桥流水式的中式建筑,让我想起了在798看到的那个咖啡厅。

一开始是想找个古朴的门拍一下的,可惜这里的门要么上面贴着一些告示,要么周围挂着电表拉着电线,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合适的上面贴的对联还都是什么和谐社会,不过最后还是找到了个比较朴实的大门。

溜达到了钟鼓楼广场,看到了有穿着大褂的人在招呼着游人上车,不知道当年骆驼祥子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的。

没有客人的车夫们就聚到一起聊起天来。

聊不动了就用各种姿势躺下。

钟楼和鼓楼之间有个小广场,附近的居民都聚过来晒太阳。一撮人凑在一起打麻将,脚下还躺着一只小狗。

肯定也会有下棋的。

一个老者在看着孩子们玩我当年玩的游戏,小时候我也蹲在下面玩过,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坐着看别的小孩在玩。在这个广场上驻足的都是老者和小孩,像我这种年纪的都是匆匆的过客。

钟楼从外面看还是不错的,不过门票贵了点,而且里边除了个钟,就没什么了。

当然这个楼梯还是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传说中的钟,多少年前敲一下这个钟,皇城附近的居民就都知道时间了,现在把它敲碎了我在学校也听不到了。讲解的小哥还是很风趣介绍旁边一张老地图时说“那时候国家大妓院还没建呢”。

看见这个牌子想了一阵才反应过来想听个响还能这么弄,为什么不扔点石头什么的呢?

发现了个探头,调戏一下,不知道有没有把我拍下来,说不定晚上我就被人带走了。

在钟楼下看一下鼓楼。

在鼓楼下回眸一下钟楼,我在想他们俩的关系是不是就和北科和地大的关系一样。

鼓楼相对还是气派一些。

换个角度再来一张。

包括楼梯也要大一点,深一点,陡一点。

据说是被当年八国联军用刀桶破的,他们是得有多闲呀。同时发现的还有原来我相机的光圈手动只有三个档。

本想拍一个360度全景把25个鼓都放进来,可是转的时候不是碰到柱子就是碰到人,就作罢了,不过看这个鼓的成色也不像是古董。

下楼就到了被美国副总统作秀过的姚记炒肝。

要说美国人实在是太会作秀了,来了这么个排队打饭和食堂一样的地方作秀,用心太险恶了。

排了半天队终于等到了传说中的炒肝和卤煮,口味还是略微有点重,可能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不过我吃的相当high,有阵子没这么尽兴的吃东西了。炒肝的汤很奇特貌似是冻做的,缺点就是肝有点少。我和坐在对面的老奶奶一边吃一边吐槽,这么贵的东西放肝放的这么少,我吃了一堆肠子杂碎才捞到两片肝。当然也算不上太贵,毕竟这一碗就5块,卤煮的味道还是蛮鲜的。这里的包子听说也不错,不过我吃不动了,菜单上还有一堆没听说过的特色小吃,猎奇的吃货可以考虑来尝尝,价格还算说的过去。今天胡吃一顿,估计回去又要被神医骂了。

如果说现代化对古迹的破坏是处于一种无奈,那么还有一种破坏就让人很无语了。

有时甚至能产生一种搞笑的效果。

不过还是看到一个僧人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研究武功秘籍。

逛着逛着就到了后海,不过我也没啥找酒吧的欲望,时间点也不太对,我还是继续偷拍吧。

看样子这里的水应该还是很干净的。

我总感觉两位大妈不是在下棋,是在练功。

现在看看如果是一个老实的小正太的话还是可以接受的。

当然我还是更羡慕这个老爹。

在人群中发现个神秘的小美女,说什么也不把伞拿开。

原来她是不好意思了。

走着走着就又进入了城市。

</embed>

本博客已经全文RSS输出,可通过订阅 oilbeater.com/atom.xml 订阅更新。或者关注我的微博@oilbeater ,公众号『我的观点』